将军,你抑制剂掉了[穿书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虫母的身形巨大, 哪怕顾桓开着机甲,他们的体型对比依旧非常悬殊,但是他的神情中没有丝毫畏惧。

  “被控制的人类还算人类吗?”顾桓冷声质问。

  “留下精神力c等以下的人类, 他们不能使用机甲,没有了和你们抗争的手段。不过是被虫族养起来的家畜而已,靠着“神”的怜悯活下来又有什么用。”

  顾桓举起自己的弓箭。

  “人类和虫族只有你死我亡。”

  留下精神力c等的人类, 只是让他们放松警惕的手段。

  不能对敌人抱有任何幻想。

  因为找回了记忆, 他的精神力已经成长到可以覆盖一整个星球的程度,他能看到外面自己的将士在虫海里拼杀, 看到星舰的能源光环无数次的亮起熄灭,像是烟火闪烁在星空中, 点燃了原本寂静的宇宙。

  为了他们,他也不能去追求虚无的共存。

  巨虫耸动了一下身体,粗哑的声音惋惜道。“可惜了,你没上当。”

  是的,她没准备跟顾桓分享世界。

  她就是想要控制顾桓而已。

  顾桓拿着弓箭的手颤了颤,一股精神力想要突破进入他的精神力中。

  这是一次没有硝烟的精神力较量。

  虫母很快大吃了一惊。

  顾桓的精神力比她之前了解的强大,他怎么能控制那么强大的精神力却不失控呢?

  \”怎么可能。\”

  “人类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强大的精神力。”

  顾桓也从冥想中回过了神。

  他知道答案, 但他不会告诉她。

  整个土柱像大树一样渐渐展开枝叶,类似树木藤蔓似的触角, 带着粘液朝顾桓攻去,手中的弓箭变形成长剑,顾桓跳跃在虫族的触角中,剑锋利地割裂了大地,一些虫卵从“树”芯里滚了出来,在地上延展开来孵化出了新生的虫族。

  面对着围攻,顾桓站在土坑中心, 一阵阵金色的波浪滚过的周围的虫族,它们坚持一段时间,又被掀翻了出去。

  其他虫族根本无法靠近这么强大的精神力场。

  挡开了那些小兵,顾桓冲了上去,他只想把这个虫母的脑袋劈开,救出里面的聂川,其他虫族他还没放在眼里。

  莫筱在星舰控制室看到视频里所向披靡的将军,满脸的花痴像,直到安德鲁轻咳了咳提醒她才醒了过来,猛地一挥手。

  “我们也下去。能源炮的炮火会被那个虫母的身体吸走,我们下去帮将军解决虫族。”

  “是,团长。”

  顾桓踩着虫母的触角,挥出一剑,粘液在他的速度下根本碰不到他,利刃横贯了虫母的躯体,留下了一道巨大的裂痕,虫母嘶吼一声。

  “可恶!顾桓,又是你!”

  机甲的脸庞蹭过粘液,顾桓甩了一下剑刃,用剑刃带起的飓风,将粘液挡飞了出去。

  看到疯狂的虫母,上次找回的记忆越来越清晰的展露在眼前。

  顾桓已经全都想起来了。

  这不是他第一次遇见这个虫母。

  开国时,他也曾经和虫母单打独斗过。

  他用魔法差点灭了这个虫母。

  因为虫母在他眼中不过是个只会使唤小兵的低等魔兽而已,没有了小兵之后,她根本不足为惧。

  但是就在他即将要用高阶魔法闪电雷鸣劈死虫母时,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也在同时流逝。

  他立刻明白了世界的意志不允许他在那个时间打败虫母,所以他才收了手,让她活到了今天。

  “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要布下这么一个大局就为了控制我。”

  顾桓带着巨型机械剑终于穿过层层阻碍,抵达了虫母的脑袋顶上。

  阳光穿过云层照耀在白色的机甲上,白色的机甲剑指怪物头顶,显得有几分神圣。

  顾桓冷冷得道。

  “因为你本来就是我的手下败将。”

  “可惜,你有输了。”

  跟顾桓来不了硬的,虫母又想来软的,用粗哑难听的嗓音深情款款地道。

  “我理解你啊。顾桓。”

  “我理解你的孤独。”

  “哪怕那时候他们没有背叛你,他们之后也做了。”

  “我们精神力共频,在那个该死的皇后出现前,只有我在听你说话。”

  顾桓眼睫轻颤。

  前世的记忆回忆起来之后,他也回忆起了儿时的记忆,那确实不是一段美好的回忆。

  “我需要的不是这种欺诈式的理解,也不是另有所图的陪伴。”

  顾桓说着,提起剑,执意要挥剑削开怪物的头顶。

  正当剑要落下时。

  他突然感受到一阵剧烈的精神力波动。

  虫母的精神力暴动了。

  因为他们两的精神力太像了,以至于他也被影响到了。

  顾桓金色的眸子中划过一抹惊惧。

  星舰上。

  端坐在主位上的褚星凛的光脑突然亮了一下。

  小一用机械音有些焦急地说道。“殿下,将军的精神力监测系统监测到他的精神力快要失控了。”

  褚星凛想也没想的站起来,沉声道。“准备我的机甲。”

  “我要去前线。”

  他的信息素或许可以安抚一下顾桓,他的身体素质,或许能在顾桓精神力暴动的时候把顾桓带出来。

  “太子殿下,那里太危险了”陈维维毫不犹豫地阻拦道。

  “虫母的精神力和将军的精神力都超过sss级,他们两同时暴动,整个星球都会夷为平地,您不能过去,您应该将这个消息告诉星球上的人,让他们尽快撤退。”

  不是他冷血。

  褚星凛殿下要是死在了那里,谁来带领帝国,除了褚盛昀以外唯一的皇室继承人是褚风渊。他们难道要让那个那个本来就想造反的混蛋来当皇帝吗?

  陈维维瞪了一眼在那里看好戏的褚风渊。

  在衷心的下属这么说的时候,褚星凛的脑子里想了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  例如,这是他们帝国欠顾桓的。

  帝国不能没有顾桓。

  但是最终他还是吧自己的真实心意说了出来。

  “他是我爱的人。”

  所以我不能没有他。

  其他的理由都是借口。

  褚星凛的神情坚定,执拗,不容任何人质疑他的决定,alha那种固执霸道的性格此时展露无疑,陈维维哑然。

  “准备打开星舰,掩护我,我要进星际法庭星。”褚星凛转过头,疾步往前走去。

  “是,太子殿下。”

  顾桓真的不想被虫母带着一起暴动。

  因为他不想死在这里。

  但是他知道自己快要失控了,拼命用冥想这种方法稳定共振的精神力波动,但是失控精神力量还是越来越庞大。

  金色的眸子灰了下去,同时镇定了下来。

  他手指颤动着打开了机甲的传音、扩音系统,清冷的声音,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  “全体军人,逃!离、这里!”

  说完,他手中拿着的重剑也一起落了下去。

  砸在地上激起了一阵尘土。

  “将军他怎么了?”

  看到落剑的安德鲁正问着,就得到了消息。

  “将军要暴走了,他们让我们注意避险,不要恋战。”

  莫筱的剑刚刚挥向一个扑过来的虫族,因为听到消息一时分心,差点被虫族从背后偷袭,她用手扒开虫族咬住她肩膀的锯齿,红色的机甲身整个转了过来,声音失控地有些发尖。“将军的精神力马上要暴走了?!”

  “可能是被那个虫母影响的。”安德鲁看着消息跟莫筱传达道。

  莫筱紧皱着眉。

  “现在将军还没有暴走,我们冲上去把将军拉回来,请精神力治疗师过来。”

  “等将军恢复正常,我们再出来战斗。”

  何启星刚好飞到这边听到莫筱的话。

  “莫筱团长,这样做可能不行。”

  “将军刚才的命令是要我们逃。”

  “如果有其他办法,将军不可能让我们逃走。”

  “刚刚我去试了一下,将军为了挡开那些虫族的靠近,展开了一个精神力场,那里的精神力压强很大。实在要进去我们的机甲还不够格。”甚至有被压力碾碎的可能性。

  何启星分析道。

  “那这么说,我们现在只能逃走了?”

  莫筱将靠近她的虫族一剑劈开之后,反问道。

  何启星紧抿着唇,沉默了。

  其实他不想逃走。

  将军是因为听他说聂川还有活下来的可能性,才放弃使用弓箭这种便捷的武器杀掉虫母的,他怎么能放弃为了他们冒险的将军。

  他必须要快点想。

  他要想到保护大家的方法的。

  何启星沉默地思考着。

  安德鲁说道“团长,那我们就赶快逃吧,将军的精神力超过sss级,这个虫母能链接控制这么多虫族的行动,精神力肯定也不低,他们两个同时暴动起来,别说我们了,这个星球都得炸成灰烬。”

  莫筱没有应下他的话,反倒向那个从刚刚开始就在苦思冥想站着不动的少年说道,“我一直听聂川说,整个第一军校都没有比你更聪明的人。”

  “我相信聂川的话,所以我也相信你。”

  “何少校,你有什么好方法吗?”

  又等了一会儿,连莫筱都有些等不及了。

  何启星终于动了,一向平淡的语气中难得带了一些少年人才有的朝气和兴奋,“有。”

  顾桓还在跟他自己的意志做斗争。

  他被那种强烈的挤压和失控感逼得几乎要昏过去,但是还是掐着自己的手指让自己不要彻底昏睡过去。

  他梦见第一世的自己。一个人坐着轮椅,在窗户边看着好像不应该符合他口味的书籍。

  那是他看的第一本网文。

  故事还是两个男人在谈恋爱。

  要是被认识他的人看见,一定会让他们大吃一惊的。

  褚星凛是他记得最深的一个角色。

  他也没有看过其他,也不知道是不是其他里也有这么十全十美的人。

  那是他生命里看的第一本网络,也是最后一本,因为那本看完不久之后,他就得了重病。

  那个时候,他太羡慕书里主角了。他可以真的上战场,真的可以为了保家卫国做出努力,真的可以打败恶势力。

  甚至还能开机甲他还有点好奇,机甲是什么样的,开机甲是什么感觉?

  就在病的迷迷糊糊地时候,有个声音回答了他。

  “你想去试试吗?”

  “你进去之后就算是你的同人文了。你的世界你做主。”

  顾桓不知道那个声音属于谁的,反正或许是个神,而且是个非常迷糊的神。

  因为他在闭眼的那瞬间又听到了神的声音。“完蛋你投放错世界了。”

  “反正都是穿越,去哪个世界还不是一样。”

  “不一样,他想开机甲,你难道让他在西幻世界里开机甲吗?笨蛋。”

  “那就再给他一次机会,让他在西幻世界里死后再穿越一次。”

  “很少有人能穿两次。”

  “这是你的工作失误,你要解决。”

  “好吧。”

  原来神真的存在,怪不得他能穿越,而且还穿越了两回原来这才是他真正该来的世界。

  这些神的声音都在记忆的更深处,如果不是这样的精神力暴动,他根本回忆不起来。

  “你把他投到星际世界了?”

  “西幻世界的人比星际世界人厉害,你知不知道啊!”

  ”他刚刚差点把虫母秒杀了,这故事还演什么。”

  ”那你看怎么办呢?老大。”

  ”给他再安排个身份吧。”

  “这都破例了两回了。”

  “这是你的工作失误,你要解决。”

  “好吧,老大,您看怎么解决?”

  “那些人类根本培养不出来拥有虫母精神力的孩子,你就引导他们成功一次吧。”

  顾桓的嘴角吐出一口鲜血。

  其实顾桓有点想笑。

  但是他身体被精神力击垮了他笑不出来,一想笑就咳血。

  他本来以为世界的意志是不喜欢他,原来还是挺为他着想的。

  虽然主要问题还是他们的工作失误了。

  顾桓的眼角滑下一抹眼泪。

  他知道这些话意味着什么。

  他不可能再次重生,再次转世了,这就是他的终点。

  如果死了就真的死了。

  趁着自己还能自如的说话时,他打开了机甲的传音器,声音沙哑地,翕动了唇。

  “褚星凛。”

  身上的疼痛突然褪去,一时甚至感觉什么事情都不再重要了。

  “我爱你。”

  他从来没有对褚星凛说过这三个字,因为他觉得太肉麻了,他说不出口。

  但是这回马上就要死了。

  假如他的机甲在他自爆之后,还能留下一个黑匣子,或者现在褚星凛在通过星舰看着这里,他希望他能听见他的告白。

  一阵充满磁性的低笑从远方传来。“我听到了。”

  顾桓猛地睁大了眼。

  接着就捏紧了拳头。

  “别过来。

  褚星凛的机甲是方远奇秘密给他研究出来的新机甲,等级和顾桓的机甲等级差不多,但是冲过来也耗费了一些力气。

  新机甲的性能已经十分出众了,但是仍然可以看见机甲的黑色涂料都在往下掉。

  顾桓没见过这个星机甲,但是这个配色他简直不能更熟悉了。

  方远奇也明白褚星凛对顾桓是什么心意了。

  黑色是顾桓头发的颜色,金色顾桓眼睛的颜色。

  都是他最喜欢的颜色。

  “别怕,我马上就拉你过来。”

  褚星凛控制机甲一点一点摇晃地向顾桓飞去,在精神力的压力下,他举步维艰,像是逆风网上爬山。

  褚星凛的出现,让顾桓心里那种痛苦的感觉也减轻了一些。

  虫母一直试图让他回忆起最难过的时光,给他施加精神压力,带他一起沉沦,但是他明明已经不孤单了。

  他有很多想要活下去的理由。

  也有人想要拯救他。

  “谢、谢、你,褚星凛。但是,别过来。我控制不住”

  顾桓没有怎么痛哭过。但是他觉得这次他的眼睛有些发烫。

  或许是有人听到了他在心底祈祷的声音。

  也或许是本该就有的奇迹。

  在本该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空中,突然多出了一些声音。

  “太子殿下,将军大人!我们来帮您!”

  褚星凛睁大了眼睛,回头看去。

  莫筱还有他军团的十几个军人抱着一种石头飞在最前面。

  周围的精神力场都弱了许多。

  褚星凛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怀中的东西。

  “鸣晶。”

  鸣晶可以吸收精神力。

  所以这个精神力场也是精神力也可以被鸣晶吸收,他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呢。

  “殿下,您快冲上去,把将军带出来吧。”

  褚星凛点了点头,趁着周围几个机甲兵举着多个石头给他吸收掉周围的精神力时,他飞到了顾桓的机甲身边,从机甲控制室走了出来。

  还好他的身体素质有sss级。

  要不然可能也顶不住周围暴动的精神力。

  但是整洁的礼服还是被暴走的精神力割成破烂,挂在身上。

  强壮的alha踩着自己的机甲,将顾桓机甲控制室大门的紧急开关按了一下,大门打了开来,顾桓失力地从机甲控制室直接摔向了褚星凛的怀里。

  褚星凛什么也不顾地直接吻上了他的唇。

  刚刚那声告白就够旁边的人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了,所以他们也没太惊讶。

  不止是他们,大家都在关注前线情况,所以刚刚那声“褚星凛,我爱你”

  全军区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听见了。

  安德鲁咳了咳,用私人频道小声说。“莫筱,那是太子殿下,咱们惹不起。”

  “我知道。”

  “现在情况不太合适,我们先走了再说。”

  “我明白。”

  安德鲁一脸无奈地拍了拍脑门。

  要是都知道都明白,她手上的刀为什么还是对着太子殿下啊啊啊啊啊啊啊。

  莫筱低头看了眼,才意识到她自己下意识地将武器对准了太子殿下的脖子。

  她安抚道。“放心,安德鲁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将军,你抑制剂掉了[穿书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半生缘只为原作者笑迟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迟情并收藏将军,你抑制剂掉了[穿书]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