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大师实在太低调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这数百亩的区域都被梁总全部圈了起来,四周都设立了高高的围挡。在围挡上还悬挂和张贴了各种规划的信息。什么工程项目表啥的。上面列举了不少的信息,比如占地面积,设计单位,建设单位等等这些。陈凡是不懂这些的。可看着却有一种正式的感觉。很厉害。如果这梁总不是因为工地出事。就他选择的这个地理位置。东河市这边的城区外扩。随着地铁线开通,这里的价值将会急剧飙升,然后梁总只需要躺着数钱就行了。

  “大师!您看是不是有些不妥啊。我现在是站在这里都有些害怕了。”梁总小心翼翼的凑了上来,轻声询问着。生怕是触怒了陈凡。

  有求于人必然是礼贤下士的。梁总这种样子,陈凡见得多了。这还算好的,有些老板巴不得跪下来求你才好。

  “梁总怎么称呼啊?”陈凡突然转移了话题。

  梁总愣了一下,不应该是说事情么?怎么扯到姓名上面去了。但很快梁总就面露喜色,这是得到大师看重了。要不然还问什么姓名啊。这一次能请到陈大师就殊为不易了。如果关系能更进一步就好了。

  随即客客气气的笑着回应:“陈大师,您客气了。我全名叫梁尚骏,高尚的尚,骏马的骏!以前小时候别人都叫我时迁!”

  梁尚骏?梁上君子?鼓上骚时迁?陈凡看着梁尚骏的样子,顿时就明白了。还别说,梁尚骏这个形象还真是有些相似。

  话题到这里似乎就彻底的聊死了。陈凡一时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。整个场地,陈凡也看到了。从现场的情况来看,手续齐全、规划完整,施工的队伍也是正规的建筑公司。出现安全监管漏洞应该是不可能的。

  可陈凡真不知道怎么说了,难不成告诉你,这地方我什么都看不出来么?那也不像话啊。

  好在这种尴尬没有持续太久。工地这边,远远的几个带着白色安全头盔的工作人员一路小跑着过来了。

  为首的是一个大约四五十岁的眼镜男,一看到梁尚骏就大倒苦水:“梁总,您总算是来了。咱们这施工是进行不下去了啊。”

  “是啊。梁总,我们最近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专项安全检查,上到塔吊、机械设备的检修。下到每一口砖,每一根钢筋的合格检查都做到了极致。可就是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些问题。都说是这里有鬼。下面的好多工人都不愿意来了。”

  梁尚骏有些尴尬,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复这两人。都是承建方这边的负责人,他也的确跟着全程参与了。可事情就是这么的神奇。明明都是新的钢筋。强度什么的都附和标准。青褐色的金属光泽都还在呢。强度、韧性测试也都找专门的厂家做了。可就是出问题。

  “大师?”梁尚骏转头看着陈凡,小心翼翼的问着。事到如今,他已经只能依靠陈凡了。

  陈凡沉吟了一下,缓缓道:“进去看看吧。”

  来都来了,陈凡还是决定进去看看。尽管不一定有用。可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。到时候怎么说,那就得随机应变了。

  梁尚骏听着立刻就一脸欣喜。挥手道:“好了,陈工、唐工你们也不要急。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是陈凡陈大师。陈大师可是全世界都赫赫有名的风水大师。有大师在,问题很快就能解决了。”

  陈工和唐工显然也是见过世面的。做建筑工程的。其实都会对这方面有些了解。不可全信,也不能不信。这方面他们还是知道的。有时候还真的很难说清楚这里面的科学依据。可就是这么神奇。

  一番寒暄之后,陈凡一马当先的走在了前面。一圈看下来,最终站在了出事的这栋楼这里,此时,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深深的坑基。因为这段时间东河暴雨,坑基里面已经灌满了水,变成了一个浑浊的池塘。

  梁尚骏小心介绍起来:“大师,就是这里了。在这之前,挖地基的时候,这里挖出来了一个古代的葬坑。怕不是好几万人的骸骨……”

  这让陈凡有些意外:“还真有乱葬岗啊?”

  梁尚骏苦笑着点了点头,道:“原本这里就是东河的乱葬岗,东河市延续两千多年,名字一直都没变过。汉代那更是古东河国的所在。我们以前做小区,开发地产,也见过乱葬岗什么的……”

  虽说梁尚骏没继续说了。可意思却是听得真切和明白了。做地产的,还有这些做建筑的。接触到什么古墓啊、乱葬岗这些都是最常见不过的事情了。听起来似乎晦气,可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这个大师实在太低调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半生缘只为原作者蔡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蔡晋并收藏这个大师实在太低调了最新章节